一川云水,一朵彼岸,流年于指间散落
一影碎念,一场风花,低吟浅唱成曲

随笔( 3 )

忽然想起去年五月,因为要体育中考,我和我弟去体育场练习
我考800米 跳绳 仰卧起坐
我弟则选择1000米 排球 立定跳远
因为我排球打的不上不下,所以只是随意和他一起互相玩乐
而你,我却根本不想看到

所以我只选择记住快乐
我只记得那天,天超级蓝。我和我弟看着天空,说着一些有的没的,然后我弟问我“你一定要这样吗”
我用力的点点头“嗯”
我弟很无奈“那你拿我当炮灰啊 我已无力回天 你自己好自为之”
我说“我玩够了”
我弟一巴掌打在我后背上,抱着排球离开
我只是感到一点痛感,而已
反正没你伤的痛

我不怕孤独,反而享受
我只是在乎在你旁边像个陌生人般的孤独感
你并不了解我,你也不能从谁那里了解到真正的我
我都不知道我下一秒会想些什么
你又懂个屁

离我远点 我只对我喜欢的人好 伤害的人只有你

评论
热度(3)

© 微蓝雏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