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川云水,一朵彼岸,流年于指间散落
一影碎念,一场风花,低吟浅唱成曲

【祺泽】你是我的确定

*名字随便取
*BGM随便挑
*有什么不好的地方随便说
*就是一个小脑洞 如果撞了算我抄你 别骂我就ok
*本人懒且文废 小透明

全架空✅
勿上升✅

1

我是一个大二的学生,在学校转角的一间咖啡厅打工一阵子了。这家咖啡厅有两个老板,可是我从来没有见过另一位。我见过的那位老板叫马嘉祺,但每次给我发工资的汇款名字都是李天泽。

那天中午,咖啡厅没有多少人,我也悠闲地坐在吧台旁发呆。想起这几天和男朋友吵架的情景,心里有些纠结要不要给他道歉。

“怎么了?”马嘉祺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我耳旁。

“没什么没什么”我被吓了一跳,坐直了身体。

马嘉祺推了推眼镜,看到我还没暗的屏幕,停在通话页面。“陶醉?你的那个男朋友啊”

“嗯…”我听到他的名字垂下头。

“吵架了?”马嘉祺走到吧台里,从柜子里拿出一罐咖啡豆。

我有气无力地回应了一句。看着马嘉祺慢条斯理从倒出一些咖啡豆,把罐子放在一旁。

马嘉祺自顾自的开口“从前啊,有个男孩,他叫李天泽。”

我听到这个名字,猛的抬头。马嘉祺刚好对上我的眼睛,笑了笑,那是我从未见过的笑。午后的阳光从窗户透进来,洒满整个咖啡厅,还有马嘉祺的脸庞。让我感觉暖暖的。

2

马嘉祺是偶然碰到李天泽的。

马嘉祺去邻居家送东西,在门关等待地时候,看见李天泽悄悄地拿走邻居厨房里的一小块蛋糕。突然四目相对,李天泽警惕地眼神对上马嘉祺疑问地眼神,时间像是禁止了。随着邻居的脚步慢慢变大声,马嘉祺很自然地用身体挡住了李天泽,露出很礼貌的笑容,面对邻居。

马嘉祺笨拙地掩护着李天泽出了邻居家的花园,幸好邻居没有注意到。马嘉祺放松下来,叹了一口气,看着嘴边还残留奶油的李天泽。他从口袋里拿出纸巾,伸手擦掉李天泽嘴角的奶油,再抓住李天泽的手,擦干净后把纸巾扔进垃圾桶。

比李天泽高了半个头的马嘉祺,抢先开口“我叫马嘉祺,你叫什么?”

李天泽抬起头,睁着大大地眼睛看着马嘉祺“李天泽”

李天泽的眼睛,闪闪的像星星,那时候的马嘉祺只能想出这样的赞美。“你真好看!我们做朋友吧!你从哪里来?你生日是什么时候?你为什么刚刚去偷蛋糕吃?你的家人呢?”面对马嘉祺一连串的问题,李天泽慢吞吞地回答“我不知道,我没有家人,我就是好几天没吃东西太饿了我不是坏人…”

马嘉祺听完李天泽的话,拉起李天泽的手“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这么好看肯定不是坏人啦!我家有好多吃的!你跟我回家吧!”(马嘉祺,一个双标的男人)

没有等李天泽的回答,马嘉祺就带着李天泽飞奔去他家。马嘉祺把自己所有的零食都从箱子里翻在李天泽面前,拍拍手说“你选吧,这些都是我爱吃的!”

李天泽小心翼翼拆开一包黄桃干,马嘉祺坐在他旁边兴奋地说“我也最爱吃这个!”李天泽只是笑着看着他,拿出一条放在嘴里。

“好吃!”李天泽咽下后,笑着说,眉眼弯弯。

马嘉祺和我说着,没停下手上的动作,磨着咖啡豆。“那是我见过最甜的,黄桃干都没有他甜。”我看到他笑着虎牙都露出来了。

3

在马嘉祺的央求下,并且作为颜控的马爸马妈对上李天泽精致的脸,便答应收养李天泽。(我:你们一家都这么随意的嘛???请问可不可以收养我???)

马爸马妈一年几乎没回几次家,都在国外。以前偌大的别墅里只有保姆和马嘉祺两个人,现在来了李天泽,好像变得热闹了。

那天是四月四号,便成为李天泽的生日。马嘉祺带着李天泽去蛋糕店挑蛋糕。

“天泽,随便挑,不用担心钱!”马嘉祺把李天泽推到冰柜前。

李天泽指着提拉米苏说“这个棕色的是什么?”

“是提拉米苏,很好吃的!”马嘉祺回答。

“那就这个吧,你爱吃吗?”李天泽转头看着马嘉祺。

“天泽选的我都爱吃!”马嘉祺招呼店员把蛋糕包起来。

李天泽想要帮马嘉祺拿蛋糕,马嘉祺就是不让,一脸认真地对李天泽说“你是我弟弟,我要照顾你”李天泽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任由马嘉祺牵着往回走。

马爸马妈马嘉祺三个人给李天泽点蜡烛唱生日歌,告诉他许愿是把他的愿望实现,然后一起吹蜡烛,又鼓掌。李天泽从未感受过这种温暖,瞬间就湿了眼眶。马嘉祺一看到就慌了“天泽别哭天泽别哭”手忙脚乱地去抽纸巾给李天泽擦眼泪,抱着李天泽。等待李天泽情绪稳定,马嘉祺又抓着李天泽的手,切下蛋糕的第一刀。马嘉祺把蛋糕分好,对李天泽说“快尝尝!”李天泽点点头,吸了吸鼻涕,用叉子挖了一口。

马爸马妈还有马嘉祺,都看着李天泽。李天泽抬起头,看着他们说“嗯,好好吃啊!”他们听到这句话,就放心地吃了。

“诶,嘉祺偏心啊,天泽的蛋糕比我和妈妈的多哦!”马爸开启调戏儿子模式。李天泽也反应过来,抬起头大大的眼睛看着马嘉祺。

“那…那…天泽是我弟弟啊我当然偏心他!”马嘉祺被问的脸红。

“哈哈哈哈哈哈哈想不到我们嘉祺还很宠弟弟的嘛!”马妈加入马爸战队。

“哎呀不要说啦,吃蛋糕啦!”马嘉祺脸红烧到耳根。

马嘉祺一边吃还一边给李天泽加蛋糕“天泽,好吃就多吃点!”

李天泽早已经被蛋糕塞了满口,只能一个劲地点头。吃完蛋糕之后,李天泽断断续续说“谢谢你们…我从小没有爸爸妈妈,没有过这种感觉…今天好感动…”

马嘉祺听了一阵心疼,马爸却抢先开口“天泽,以后跟着我们,我就是你爸爸她是你妈妈,马嘉祺就是你哥哥,我们是你亲人!”

马嘉祺在一旁用力地点头。

“明天我和你妈妈给你办入学手续,和嘉祺一起去上学哦”马爸站起来拍了拍马嘉祺和李天泽的头“早点回房间睡觉吧,快要开学了好好休息”说完就和马妈上楼回房间了。

马嘉祺拉着李天泽回到房间。

“天泽,蛋糕好吃吗?”马嘉祺问。

“嗯!比我下午吃的还好吃!”李天泽笑着点点头。

“那当然!提拉米苏肯定比那种普通水果蛋糕好吃啦!”马嘉祺也学着爸爸,轻轻拍了拍李天泽的头“你要爱吃,我以后经常带你去买吧!”

“嗯!嘉祺你真好!”李天泽笑起来实在太好看,不过马嘉祺还是假装严肃地咳嗽说“要叫哥哥!”

“嘉祺哥哥真好!”李天泽乖乖叫马嘉祺。马嘉祺内心开心的不得了。

“后来我们就一起上学了,我比他高一个年级”马嘉祺往磨好的咖啡豆里加热水“我天天骑自行车载他,他好瘦都没什么重量”
我问他那后来有没有经常带李天泽去蛋糕店。

回答是肯定的,他说他带着李天泽把店里所有款式都吃了一遍。但是他觉得还是都没有李天泽甜。

我只想说,老板,虎牙着凉了,哦兔牙也是。

“我天天带天泽吃好吃的,但天泽吃不胖,就是脸变的有些肉”马嘉祺在空中比划了一下李天泽的脸型“肉嘟嘟的很好捏!”

“哇!好想试试!”我听了之后心情变好了一些。

马嘉祺停下动作,瞪了我一眼,有点恐怖。我收了笑容闭紧嘴巴。

4

马嘉祺低着头准备做拉花“有一次,他被欺负了…”马嘉祺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

那年,马嘉祺十七,李天泽十六。李天泽还是叫马嘉祺“嘉祺哥哥”,只是不再坐在马嘉祺的自行车后面,而是自己骑一辆。

马嘉祺放学晚了一点,走到车棚,发现李天泽和车都不在了。马嘉祺皱着眉头想“小朋友今天怎么了?居然没等我。”

马嘉祺走到自己车旁边,看到李天泽的车钥匙掉在车头。马嘉祺心里有点不好的预感,捡起钥匙,骑上车。马嘉祺在校门口碰到李天泽的同桌兼好友,贺峻霖。马嘉祺向贺峻霖走过去,贺峻霖看到马嘉祺也匆匆迎上来。

“马哥,你怎么才来!天泽跟着隔壁班的混混走了!”贺峻霖眉头皱着。

“什么?!怎么回事?”马嘉祺伸手抓住贺峻霖的肩膀“他们在哪里?我们去找他,你坐我后座去!”

贺峻霖揉揉被马嘉祺抓疼的肩膀,坐上后座“应该是向右再向右的巷子,他们一般都在那里…啊!”还没有坐稳,马嘉祺就已经骑的飞快出校门了。

贺峻霖赶紧给马嘉祺讲了个大概。

“他们老大喜欢的女孩子,只喜欢天泽。女孩一心只想着李天泽,那老大生气了,就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天泽,天泽去找他们讲理。”

马嘉祺在第二个转弯口听完大喊“讲理?!他们是讲理的人吗?!”骑的更快了。

“马哥,到了到了!”贺峻霖叫住一心往前冲的马嘉祺。

马嘉祺甩了自行车,就往巷子里走,看到已经蹲在角落,满脸伤痕的李天泽,握紧了拳头。

刚想继续往李天泽身上揍的混混听到动静,停顿了一下。转头地一瞬间,马嘉祺的书包已经砸到他的脸上,接着马嘉祺一拳就打在他的肚子上。完全不给对方反击的机会,一打三。

“敢动老子的人,你们他妈不想活了吧!”马嘉祺平生第一次骂脏话,为了李天泽。而后的少数,也是为了李天泽。

打跑了混混,马嘉祺走到巷子口蹲下来看李天泽的伤势。贺峻霖刚刚已经把李天泽拖到了巷子口,给李天泽喝了一点水。

李天泽眼睛红红的,充满泪水,脸庞上有些青紫。马嘉祺心疼地看着李天泽,责备地话根本说不出口,把自行车扶好,直接公主抱,把李天泽放在自己的后座,准备骑车回家。

“马哥…你和天泽的书包…”贺峻霖在旁边提醒。

“你帮我送回去吧,骑天泽的车”马嘉祺把钥匙扔给贺峻霖就快速地骑走了。

剩下贺峻霖在原地“马哥!不要走!我不会骑车啊!刚刚还让我坐在你的后座呢…”但还是认命地捡起书包,推着自行车往马嘉祺家方向走。(我:你马哥又不是一两天这样了…)

马嘉祺到家立马把李天泽抱到二楼的房间里,拿出医药箱。

“天泽,忍着点,我轻轻的。”马嘉祺又心疼又温柔地说。

李天泽只剩气声,哼了一下。

马嘉祺就算再轻,伤口碰到药水还是很疼。李天泽忍不住轻轻哼唧了一下,马嘉祺立马对着伤口吹风“不疼啊不疼啊我们天泽最勇敢啦!”

贺峻霖抱着书包在门口听到这句话,翻了个大白眼心想:大哥!天泽都这么大了!你怎么还这么安慰他啊!

李天泽听到也很不满“我都长大了不要说这个话啦!”

马嘉祺看到李天泽脸变红,眼睛里还有一些被疼出来的生理盐水,突然笑出来“可你在我心里一直就是个小男孩啊”马嘉祺收好医药箱又坐回床边接着说“看来还是得每时每刻跟着你,看你有一点受伤我就心疼!我们贝贝这么好看,被打的鼻青脸肿多可怜…”

李天泽表示,你在说什么啊!好害羞啊!

“天泽啊那种人根本没有道理可以说,以后碰到这种事情就跟哥说,哥给你去打他们!”马嘉祺想起这事就很生气。

“嗯嗯嗯,嘉祺哥哥最好啦!”李天泽赶紧附上马嘉祺握成拳头的手,轻轻捏捏,表示自己没有什么事。

马嘉祺感受到李天泽的动作,也就慢慢温柔下来。

贺峻霖,一个不想再受到心里伤害的男孩子,决定打断他们,走进房间。“天泽,马哥,书包放这儿了,我先走了…天泽养好伤再来吧,我给你做上课的笔记”然后感受到马嘉祺怨恨他打断他们之前美好氛围的眼神,立马开溜。

“所以…你降级了?”我对马嘉祺的故事越来越感兴趣。

“没…只好拜托贺儿在班上看好他,其他时候都是我看”马嘉祺把做好的咖啡,放在我面前。

我看到拉花,是一只小猫。“好可爱啊!”我忍不住感叹,不愧是老板啊!

5
马嘉祺说,李天泽就像一只猫,慵懒又温顺。

其实他俩心里早就知道,那种情愫是关于爱情。没人捅破,马嘉祺一直宠着李天泽。

那年,马嘉祺大一,李天泽高三。

李天泽回家打开书包,满满一书包的不是作业,不是课本,是来自同一个女孩子的情书。

女孩说暗恋李天泽很久了。李天泽心想着,马嘉祺为什么不能勇敢一点先捅破那层窗户纸,又看着女孩很有诚意不好拒绝。李天泽答应了她。

马嘉祺在李天泽和女孩子在一起一个星期之后才从贺峻霖的嘴巴里得知。马嘉祺心里开始有东西揪着,让他很难受。为了照顾李天泽,马嘉祺考的是本地的大学,回家很方便。

马嘉祺趁着没什么课,开始跟踪李天泽。李天泽和女孩虽然没有什么肢体接触,但恋人之间的倒是做了很多,当然也是牵手了。马嘉祺在后面跟着牙痒痒,嫉妒地不能再嫉妒,天泽只能是我的啊!他的手只有我能牵!

一天晚上,李天泽送女孩到家。女孩突然亲了李天泽的嘴,然后害羞地跑上楼。李天泽身子僵住想,我没想玩这么大啊!马嘉祺忍无可忍,冲出来拉住李天泽的手,一把拉进他和李天泽的距离。李天泽还在疑惑马嘉祺为什么突然出现,马嘉祺的吻就疯狂地落下,撬开李天泽的牙关,品尝甜蜜,吸着李天泽的舌头,再划过整个口腔。李天泽第一次感受这种亲吻,整个人软下来,要不是马嘉祺撑着他的腰,他就滑下去了。在李天泽生疏地回应下,马嘉祺终于尝够美味,离开李天泽的嘴唇,但还把他揽在怀里。

马嘉祺笑着说“还好,我们贝贝的初吻在五岁时就被我夺走了,要不然我也不知道我会不会打女孩子呢!”

李天泽心里当然开心,但疑惑马嘉祺怎么在这里出现。马嘉祺像是有读心术,回答道“听贺儿说你谈恋爱了,我就吃醋了,跟了你好几天,终于忍不住了。”虽然今天不在李天泽的意料之内,但也另有收获。

“立马分手李天泽!”马嘉祺轻声在李天泽耳边说,带着一丝警告和许多的醋意。

“凭什么?人家可是对我表白过的!”李天泽突然倔强起来,有些不服输地抬头,对上马嘉祺的眼睛。

“我喜欢你,我爱你,我小时候就想和你在一起一辈子宠你一辈子。”马嘉祺看着李天泽,认真地说。

李天泽听到这句话,终于露出全部的笑容,回抱住马嘉祺,回应着“那…好吧,勉为其难答应你”。

“所以那个女孩子肯定没搞清楚,就分手了”我喝了一口咖啡,接上马嘉祺的话。

“嗯”马嘉祺轻声应。

“啧啧啧真可怜…那后来呢?你们爸妈同意吗?”我好奇。

“后来就在一起了,爸妈可能是受外国的影响并没有反对,还挺开心。”

“那不是很好嘛!”我心里为你们鼓掌表示祝贺。

“那他现在呢?”我只想知道这个,这个是我最想知道的“为什么老板你每次都是用他的名字给我发工资?”

“后来工作原因慢慢开始变得疏远,朝九晚五就已经够累的了。偶尔还会因为工作上的情绪带回家里,和他有了一些争吵。大吵小吵加起来都数不清了。他走的悄无声息,只给我留了张纸条,说他觉得我变了,让他很累,要继续当个流浪的人。我再也找不到了,我去了所有能去的地方,都找不到他…他能去哪里啊…我联系不到他,我被他拉黑了,贺儿也一点都不透露给我…我也只能用这个留个念想…”马嘉祺没了笑容,低下头“天泽小时候就说他想开一家属于我们的咖啡店,我就开了,我希望他能看见这家店。店里所有的布置都是天泽当初说的,天泽想要阳光能照满整个咖啡厅,天泽想要下雨一大片窗户上有水雾让他写下心愿,天泽想要有猫咪拉花的咖啡,天泽想要水果蛋糕和提拉米苏…”

我叹了口气,拍了拍马嘉祺的肩膀,示以安慰。

“天泽啊,天赐恩泽,是上天给我的宝贝。可我却没爱护好他,让他走了…”感觉马嘉祺眼里溢出泪水,我赶紧抽纸递给他。
“你看,我第一次见天泽也是给他递纸巾,生活中所有事情都会让我想起过去,都和他有关,都让我伤感…”

我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办。

马嘉祺自顾自地呢喃“天泽啊害怕打雷,不知道这些年打雷的夜晚谁抱着他哄他入睡…有一次贺儿在这里突然大喊说天泽坐的飞机失事,吓得我差点疯掉,还好天泽那天没赶上飞机,我急忙飞过去找他,他已经不在那座城市了…不知道有没有照顾他,有没有人给他买蛋糕和黄桃干,有没有人在他受欺负的时候让他毫发无损…”

最后马嘉祺缓缓地说“唉,失去了才懂得珍惜,后悔都来不及的”说完拍拍我的肩膀,就走了,剩我一个人坐在吧台旁。
我想到我和陶醉,因为学生会的一点小事,我那天对他哪都不满意,最后惹火了他。我突然明白了什么,打开手机给陶醉发了一句“对不起”。

我能取得陶醉的原谅,然后继续相亲相爱。而马嘉祺却不知道去哪里给李天泽发那一句“对不起”了。

评论(2)
热度(36)

© 微蓝雏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