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川云水,一朵彼岸,流年于指间散落
一影碎念,一场风花,低吟浅唱成曲

甜文甜文甜文!!!

•第一次写文,小学生文笔,渣的不行,思维跳跃,不要嫌弃!不好请指出!谢谢你们!爱你们!

•甜文啊甜文~没有糖的日子里只能自己来创造糖啦!

•据说有番外……这么短的文为什么还有番外,我不知道,别问我……

•我是冷圈小透明哦!叫我馨果就好~来了就是朋友!嗨起来!乱炖党,top翔源!目标就是写好多好多甜文!不写BE!

——————废话了一堆,正文开始啦~——————

他们说,人总是要接触更多的朋友,做更多的事,不能总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可是,我不想啊……我不想,接触更多的朋友,有你就足够,和你做的事才有意义,和你才能做更多的事,我只想现在原地,眺望不属于我的未来,回想青涩的过去。
他们说,人总是要向前看,不要总是记挂着以前的花好月圆,情深意切。
可是我不想啊……向前看什么呢……未来有什么呢,或许真的很美好,但是回忆却也很甜。花好月圆,情深意切,都比过不可知的未来。
他们说,因为有告别,才会有新的相遇。
可是,我不想告别,我不要新的相遇,我只要你。
来来回回,我们身边来了又走了那么多的人,我们依旧在彼此身旁。若我说,我们哪儿也不去就站在原地。行吗?
或许我就像湫,而你像椿,其实椿原本生来就属于天际,其实椿的翅膀已经辽阔,我是不是该松开时间的绳索,让你离我而去呢?可我好怕啊,好怕你飞远去啊。却又怕你留在原地和我一起,看不到大千世界。希望我的眼泪能带我们回到最初的相遇……
夜晚,窗外的雨还在下,张真源坐在窗边,想了好多……
进公司这么久了,他和严浩翔早已不是从前那么好的朋友了,都交了自己的新朋友,他们之间好像已经没有默契了。
好想,好想,好想,回到过去……
浩翔啊,如果能重来,你还会不会选李白?
以前这个答案我能很明确的,可现在我却有了犹豫,到底会不会呢?更多时候我觉得不会……
第二天一早,张真源就到了练习室,目光投向正在练舞的严浩翔。我和他的差距越来越大了,我……
张真源不愿意再想下去,他的眼泪已经在眼眶打转了。他快步走出练习室,跑到声乐室,关上门,坐在沙发上,默默地安抚自己的情绪。伸手抽了许多纸巾,等到情绪稳定,准备起身,抬头却见严浩翔就在面前,张真源缓缓起身。稍高的严浩翔眯着眼睛,低头看着眼睛红红的张真源。
你怎么了哭了?
啊,没有没有……你不是在练舞吗,怎么过来了……
我看到你了真源。
哦……
你到底为什么哭了?
没什么……
“咳!你们在这里干嘛呢?”陈泗旭站在音乐教室门口看着两个人。
“没什么!泗旭快过来练歌了!”张真源一把推开严浩翔,朝陈泗旭走去。
“这个气氛太诡异了,我不想待在这里……我先去找贺峻霖玩了,等会儿过来练。”陈泗旭说罢就推门往外走。
严浩翔刚想开口继续问,陈泗旭又折回来说了一句“小两口事情解决完了再叫我,要不然辣眼睛……”
“泗旭!乱说什么啊!”张真源脸一红,大吼道。
严浩翔看着脸红的张真源,心里有着莫名的悸动。是爱吗?他想。
严浩翔朝张真源走去,自然地伸手帮张真源擦掉泪痕,轻轻的。
张真源心跳的飞快,好久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浩翔,你快去练舞吧,快月考了,我也要练歌了。”张真源不想让严浩翔陷入这种困境中,他想继续单相思,毕竟这样让粉丝和公司知道可不得了。
“不,泗旭说了,小两口的事情解决完再去叫他。”严浩翔拉住张真源的手。
“啊?”张真源瞬间脑子短路,不知道说什么。
“我的傻哥哥,我知道你为什么哭了!”严浩翔见张真源愣着,更进一步,双手圈住了张真源。“我也喜欢你啊!你在怕什么嘛!”
“嗯?”张真源还是一脸懵逼。
严浩翔瘪了瘪嘴,表示,自己的哥哥为什么反应这么迟钝。而后“啾”的在张真源脸上飞快地亲了一下。“张真源!你到底知道没有啊!”
“哈?”“什么?”张真源瞪着眼睛望着严浩翔。
严浩翔的内心,好生气哦,可是还是要保持微笑哦,怀里的可是我最爱的小哥哥!
“你刚刚说你喜欢我?!”张真源一脸震惊,眼睛里闪着光芒。
“宝宝,你的反射弧好长……”严浩翔表示为什么我喜欢一个傻子?!
“叫谁宝宝呢!我比你大!”张真源立马反应过来,准备挣脱严浩翔的怀抱。
“可是……是翔源啊!我是攻的!叫你宝宝是可以的!”严浩翔看着略低的张真源,笑着。
“严!浩!翔!不行!我不同意!反正我比你大!要也是源翔!”张真源,在严浩翔腿上踹了一脚。
“诶,翔源顺口啊,源翔怪怪的!”严浩翔笑着调戏着眼前这个脸红彤彤的小哥哥。
“哪里会啊!你多念几遍就顺口啦!你跟着我念!”“翔源!你话太多啦!”说完,严浩翔就用嘴堵住了张真源。
小哥哥的嘴巴软软甜甜的,还有草莓蛋糕的味道,真棒!严浩翔的心里开心飞起~
张真源同学,愣住了。怎么回事!我昨晚还在为这个亲我的人哭的!啊啊啊啊啊!不会是做梦吧!
严浩翔像是能听到张真源心里的想法,在张真源的嘴唇上轻轻地咬了一口“宝宝你不是在做梦!”
此时此刻!
我们可爱的小49和霖霖推开声乐教室的门,大声地喊“在一起咯!记得给喜糖哦!还有!秀恩爱闪瞎眼了,赔医药费!请吃饭!”
张真源被吓到慌忙推开严浩翔,低着头。
严浩翔,笑着看着张真源,舔舔嘴唇,看着张真源红肿的嘴,笑的更灿烂了。
“泗旭,我们俩的事解决了,我家宝宝就交给你了,和你一起练歌了。照顾好他啊!”严浩翔推着霖霖往外走。
“严浩翔你必须请我吃饭了!”陈泗旭坚定地说。
“照顾好我宝宝,我一定请你吃好的!”严浩翔点头。“嘿!我也要啊!”霖霖表示不服!“可以!不要欺负我宝宝,我就请!”“保证!”
全部人都很开心,只是张真源还没缓过来。


•然后……他们就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了啊……还要说下去吗?!反正我是写不出来了……

•甜吗,这篇?
不管了,不甜也要睡觉了,困的要死,睡觉,晚安💗

评论(4)
热度(24)

© 微蓝雏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