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川云水,一朵彼岸,流年于指间散落
一影碎念,一场风花,低吟浅唱成曲

番外


•这次我们来欺负一下严财阀宝宝吧~嘘,不要告诉他哦!

•不要上升真人哦!

•小学生文笔!思维跳跃!

快要12月了。年底总是忙的不可开交。
没有月考的小锅盖们也并没有变得轻松。因为代替月考的是平安夜的三个小时直播。虽然准备时间变多,但是表演的量和质量也随之增加。
翔源两人依旧在众人面前秀恩爱,闪瞎所有人的眼睛。比如,因为70闭关班长生病只剩无聊的小逸和层层,没有奥数题可以写的天天,还有已经见过翔源亲亲的小49和霖霖……
那天,小锅盖们被通知要去摄影棚拍摄。
欢脱的小锅盖们陆续到了摄影棚,严浩翔坐在一旁哀声叹气,自己家的真源为了圣诞夜的节目还在音乐室里和49还有那个宋亚轩练习。霖霖作为一个好兄弟好朋友,看到严浩翔低着头哀声叹气,跑到严浩翔身边“嘿!你怎么了!”严浩翔又叹了一声气“唉,我家真源还没来。好无聊啊!”霖霖表示,终于你可以不虐我们了!终于没有狗粮吃了!霖霖拍了拍财阀的肩膀“小伙子,你这样是没有前途的!不跟你说了,我去找我家小智了。”财阀“你……重色轻友!”
“叮咚~”严浩翔从衣服里掏出手机,微信群“侦查小分队”有一条新消息。
严浩翔点开。
小49:[图片]
报告!前方发来一张照片!速回!
点开图。
嗯,我家真源真好看,手指好看,睫毛好看,脸也好看,小脑袋也好可爱!
嗯?!旁边是谁!离我家真源这么近!明明自己有吉他,为什么要和我家真源合用一把!
张真源是我的:那是谁!让他5秒之内离开我家真源10米开外!
小49:宋亚轩。真源正在教他弹一个很难的小节,目前来说离不开。
张真源是我的:不管!让他离开,要不然等会儿来了我就打他了!
小49:……无能为力,这边结束了我们准备过去了。
张真源是我的:不许让他们坐一起!
小49:对方已拒绝接受你的消息,今天不吃狗粮。
霖霖:@小49 干得漂亮!
张真源是我的:[财阀式委屈]
霖霖:滚出去严浩翔!这么恶的照片放的出来?!
张真源是我的:我家真源可喜欢这张了!
小49:屏蔽。
霖霖:屏蔽。
张真源是我的:……
没过多久,张真源他们就来了。要开始工作了。先拍个人照,第一个就是严浩翔,严浩翔一脸自信,要让我家真源看到我帅气的样子!各种帅气的姿势。
可惜他不知道的是,他家真源正在化妆间里给手机充电沉迷游戏,根本没有出来看他……霖霖也在房间里,看看外面的严浩翔,看看屋里的张真源“唉,严浩翔就是个傻逼。”
严浩翔拍完,轮到霖霖了。霖霖指了指房间,示意张真源在里面,严浩翔就头也不回屁颠屁颠地跑到房间里了。可是在门口看到的却是,张真源和宋亚轩头靠着头不亦乐乎地玩着阴阳师。
这也靠的太近了吧!财阀生气。
严浩翔立马冲过去,停在张真源面前,伸手摸了摸张真源的头,还是一样软软的,好顺手!张真源一脸迷茫地抬头看着严浩翔“怎么了?”“充电玩手机,手机容易坏!”财阀忍住醋意说到。“那用我的吧!帮我抽个符!”一旁的宋亚轩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放到张真源的手上,真源对着他咧开嘴笑。严浩翔看到宋亚轩和张真源的手接触,张真源还对着宋亚轩笑,气的冲出房间,和拍完照进来的霖霖撞在一起。
“你干嘛呢!”霖霖的头收到了伤害。
“看!”财阀指了指头又凑在一起的宋亚轩和张真源,又开始吃醋了。
“呦!哥们儿你还有这天啊,恭喜!”霖霖不但没安慰他,还趁机嘲笑了一番。
严浩翔整个人都不好了,内心丰富,好气哦!张真源是我的,凭什么那个新来的宋亚轩能和他一下就有这么多肢体接触!我和我的小哥哥都认识好几年了我才能这样!
到自己小哥哥拍了,诶~自己的小哥哥还是如此的好看!没话说!怎么都好看!严浩翔瞬间变迷弟,看不够。霖霖和49表示,快把这个花痴拉走!
接着拍大合照。
严浩翔看到前面贺峻霖,左边张真源,开心了好久,结果发现右边是宋亚轩。摄影师要求严浩翔要把右手搭在宋亚轩肩膀上。严浩翔把手搭上去是,故意用力压下去,宋亚轩的表情立马就变了,毕竟财阀的力气很大。
痛死你!财阀内心。
我什么时候得罪了严浩翔?宋亚轩心想。
小潘看着宋亚轩迷茫的眼神,悄悄说“财阀和真源是情侣耶,你刚刚和真源玩游戏时靠那么近,他吃醋啦!”
“啊!”“嘘!”
“什么鬼,我刚来,什么都不知道啊!”宋亚轩惊讶。“哼,原谅你一次。”财阀傲娇脸。“嗯。”
众人:严浩翔这醋吃的我给满分

结尾略仓促,不要介意啦!想不出怎么结尾了……

准备挖坑写长文了,快来说说想看怎么样的!

评论(2)
热度(26)

© 微蓝雏菊。 | Powered by LOFTER